江恩理论中各个级别月循环的构成应用

  这里所指的构成应用乃是一个循环由许多次级周期所组成。如果在市场的某-一个点上,多个循环的转折点都发生在相同的区域,则随后将出现大幅波动,这样的定义相信绝大多数分析者均会明白。事实上,据研究分析,金融市场上每一种时间序列的趋势都会受到四种不同性质的循环所影响,分别是极长期、景气、季节与随机四种。但由于中国股市历史较短,咱们选择对后三种作出罗列统计。

  景气乃指在主要的多头与空头市场时,能够在趋势上产生一个起点的循环。明确来讲,这是为期4年左右的循环,这一现象美国股市自二次大战( 1946年)以来已非常明显。

  对于中国股市的运行轨迹,上述景气循环似乎正在应验之中,时间大致处在50±2个月之间,或许这一景气循环点可能存在一定的误差,但出于国内市场处于循环的塑造阶段,暂且以50±2个月为一单元,以备未来验证。

  季节并非如日常一年四季的节气循环,这里是指股市中有关潮涨潮落,或俗称牛熊市的循环,这一模式在国内股市,大致以36±1个月为段落。

  随机相当于一般性的短期循环,国内股市大致以17±1个月的姿态出现,通常多会产生一段单边方向的趋势。

  图是在中国股市50±2个月的景气循环,基本上根据美国股市分析家约瑟夫.熊彼得( Joseph Schum-peter所著的《商业循环》(Business Cycles )以及康克狄夫长波曲线的制作方式改编而成的理想循环图,由三种循环组合。建立这个模型的目的,原不是用来预测经济景气与股票价格,而是用来说明短期与长期循环之间的互动关系。虽然如此,但有一个现象还是值得注意:由图中后半部分(该图实际上只根据1991~ 1996年的资料制作,其后的变化由前者自动演绎)与深成指月线图对照,显示1997年中完成-一个高原区后,将会见项回落,并在1999年底2000 年初见底回升。实际证明这一预测是正确的。

另外,还有两点需要说明:

  第一,景气循环在升破或跌破中轴线后,发觉深股的走势变化非常有趣,其中1994 年中、1999 年中均处在景气循环的下跌中途,但事实上却引发当年出现飙升行情,这一奇特现象,称之为第二期高原:而1996年底则处在上升中途,但却发生了大挫的惨象。上述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常市况,如不是通过景气循环是不可能发现的。

  第二,结合三种循环的运用,1994年7月、1997年5月有两组循环交汇,产生了历史上重要的浪顶和浪底,而1999年底或2000年初,是三组循环同时到达的区域,组成历史上第二个浪底,是否证明该处的重要性?但目前还需要更多的资料确认。

  若上述分析有效,则自1999年底或2000年初产生景气循环的浪底后,中国股市已经踏入新一轮的升潮,由模型推算,下一个景气循环的浪顶将在2003年出现。此外,由1999年底启动的季节循环(大致在34~36个月内),亦将在2003年初到达,与之前提到的江恩10年循环分析不期而遇。

  不过,上述制作模型还很不够完整,从国内股市仅出现两个景气循环来看,代表性还有待确认。因此,这个模型仅可作为一种架构,以了解短期与长期循环的互动关系,而不应该作为一种机械式的预测工具。

标签: 江恩理论 月循环
N本文来源:网络